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 

:::
6月【星空吟遊】
106-6每月推薦書籍_星空吟遊

星空吟遊

◎作者|謝哲青
             
◎館藏索書號|855 8244:2
◎館藏地點|三樓中文一般書區 
◎ISBN|9789864791156

作者介紹

謝哲青

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考古學、藝術史雙碩士,曾任大英博物館與倫敦國家藝廊研究助理、佳士得拍賣會策展人。《WTO姐妹會》、《閱讀青旅行》及《青春愛讀書》(獲第五十一屆金鐘獎教育文化節目獎)節目主持人,也是作家、藝術史學者、登山家,行遍五大洲,旅行過一百零三個國家。著有《王者之爭》、《歐遊情書》、《走在夢想的路上》、《絕美日本》、《鈔寫浪漫》。
 

摘自《星空吟遊》序曲

童年的星光

冬季的銀河格外迷人,尤其在那個人工光源尚未氾濫的年代,我曾經就這麼躺著,看著天際那些說不出名字的星星。

上古時代的暹邏人,說星星是釘住夜幕的銀釘,不!完全不一樣!你沒看到它們飄浮在外太空嗎?當時的我,可是認真地這麼認為。


我曾經問過大人們:「為什麼星星會發亮?」「是因為上面有火嗎?」「星星是熱的?還是冷的?」

大人們敷衍我的答案差不多都一樣:「那是星星啊!所以會發光」、「那是天堂的亮光啊!」


當我繼續追問下去:「星星幾歲?」「好像有的走得比較快!為什麼?」「為什麼顏色不一樣?」「它們是什麼做的?」「有人去過那裡嗎?」「它們為什麼不會掉下來?」

當然,也有好心的大人告訴我:

「天上的每顆星星,都是和太陽一樣的恆星哦!」

「如果每顆星星都是不一樣的太陽,為什麼晚上這麼黑?」

「因為星星離我們很遠啊!」

「可是星星有很多很多,加起來也很亮啊?!」

最後,大人們只能無奈地回答:「等你長大就知道了。」

有些事,我不想長大以後才知道啊!為什麼現在不可以告訴我?


許多年後,我讀了美國文學家愛倫坡(Edgar Allan Poe)在一八四八年的散文詩 《我得之矣》(Eureka: A Prose Poem),詩中他寫道:如果星星是連續不盡的,背景的天空將呈現一致的光亮,就像銀河所顯示的,在如此的背景中,我們將看不到任何一個光點,星星將不復存在。因此,在這樣的情況下,唯一的可能,我們可以理解,透過望遠鏡在無數的方位發現宇宙的空隙,假設這無法用肉眼觀察的無形空間,因為距離的遙遠,那些光芒從未能抵達我們的世界。

當然,愛倫坡從沒受過任何天文學或高等物理的專業訓練,他卻以詩人的敏銳及清晰優雅的方式,「幾乎」正確地解釋為何黑夜不會被宇宙億萬星辰照亮的原因。

愛倫坡的文字,轉譯成大家都可以理解的意思,就是:如果宇宙是穩定恆態的無限空間,而且平均分布著數量無限多的發光星體,那麼身在地球的我們,無論望向天上哪一個方位,都應該見到無數星體的表面,星與星之間不應該有黑暗,黑夜時整個天空都會是光亮的,星星應該填滿天空才對!


一個看似簡單,連孩子也會思索的問題,背後隱藏了宇宙初始的祕密。

童年的星光,承載著我的許多想像與失望,不過更多的時候,仰望夜空帶給我的,是某種深邃幽遠的溫暖,既奇異又親密的神祕感受。

許多年後,我逐漸明白,當時仰望星空,那份讓我夢寐縈懷的神祕感受,是幽遠亙常的「永恆」,是開闊浩瀚的「無垠」,是身而為人,第一次對時間與空間的超驗探索。


糾葛在象徵與符號背後的心理動機,也映對著我們複雜多舛的生命境遇。專家學者嗤之以鼻的占星與塔羅,依舊對我們的生活具有某些程度的影響。占星學以另類方式引導我們認識自己、權衡抉擇,你也會發現,在所有神話傳奇中,都有一個無法以理性分析的精神核心,但這些精神能量總是可以啟動我們,奔向想像的未來。即使在備受科學理性攻擊與考驗的現代世界,神話與神祕學,依舊流傳下來,靠的是它們生動的故事形態,與豐富的心理意象。


星空,是世界的倒影,生機盎然,充滿衝突與戲劇性,同時也帶來慰藉與平靜。不需要額外的裝備,只需要你好奇的心與眼,當你抬頭仰望時,會意外發現,這片星光從我們的童年開始,不曾改變,也未曾遠離。

真正改變的,是不斷以純真換取智慧,逐漸滄桑的自己。

 

資料來源 博客來網路書店、金石堂網路書店

 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