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 

:::
4月【織色入史箋】
106年4月推薦書籍_全部的你  

著者|陳魯南

館藏索書號|963 8765:3

館藏地點|二樓中文一般書區 
ISBN|9789865671747

著者介紹

陳魯南

祖籍山東,生於江蘇,學於北京。好讀書而無所得,好遊歷而行弗遠。慕先祖之風範而不能及,笑時人之浮華而自沾染。百無一用,然積碎紙成冊,聊堪作書。曾為中國傳統之色象深深吸引,琢磨切磋,尋幽探微,略有所得。雖見笑於大方,亦或可增補毫末顏色於史箴。

 

 

 
 

序言

「色」字,按照明末閔齊伋在《六書通》中的考證,最早的寫法,如 ,乃是一個人馱著另一個人,仰承其臉色。

 

而東漢許慎在《說文解字》裡也注解說:「色,顏氣也。」

 

也就是說,「色」在中文裡,最初的含義,是指人們的臉色。孔夫子譏諷喜歡做秀的人,說:「君子者乎,色莊者乎?」太史公描寫秦舞陽的外強中乾,說他刺嬴政時「色變振恐」;乃至杜工部盛讚公孫大娘劍舞絕技,說圍觀群眾們「觀者如山色沮喪」,用的都是「色」字的本義。

 

這個本義,顯然是主觀見之於客觀的產物,是人們內在的情緒通過面部肌肉、眉眼口鼻這些物質的具體形態表現出來的結果。現在我們還常說「喜形於色」、「談癌色變」,仍用的是臉色的意思。

 

當然,現在說「色」,多以「色彩」這一含義為主,似乎更強調其客觀性。科學家們說,什麼是色彩呢,就是物體發射或反射的光,通過視覺所產生的印象。應該有很多人,小時候都曾經拿著三棱鏡,去分解陽光的色彩吧。事實上,人類眼睛的特殊構造,可以使我們看到可見光形成的所有色彩。

 

我們的視網膜上分佈著許多圓錐細胞,對可見光內各種不同波長的光,都會有不同程度的反映,所以我們會看到一個色彩斑斕的世界。而這些圓錐細胞又含有三種不同的色素,分別對紅、綠、藍三種顏色最敏感,也就是說,一般情況下人們對於紅綠藍的分辨度最高,這也是將其稱為三原色的原因。

 

...然而世人幾乎沒有睿智如老子的,所以都聽不進老子的話。人說到底是感性的動物,容易依賴感官,也容易沉溺於感官。江淹「見紅蘭之受露,望青楸之離霜」,離愁別緒更重,作了黯然銷魂的千古一歎;范仲淹的「碧雲天,黃葉地」,卻襯出了大英雄羈旅思鄉的寸寸柔腸。色彩,除了構建了美麗的自然,還幫助我們衍生出豐富的情感世界。

 

而且先人的審美情趣太過豐盛,不僅把山水風光聯繫到情緒,還又引申到男女。大約是因為面容姣好、身姿窈窕的女子,同五色繽紛的自然一樣,可以給人美的感受。「色」,又多了姿色、美色這樣的含義。梁惠王召孟子談心,劈頭就是一句「寡人有疾,寡人好色」,即把這風流又有些下流的含義,塞進了「色」字裡。而英文裡,「color」一詞無論在含義上還是詞源上,都沒聽說跟「sex」或者「love」有什麼關係。這大約也算是中華文化又一體現「天人合一」的獨特之處吧。

 

...看透一切的,還是佛家。佛家說眾生是由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組合而成的身心,而「色」就是指一切物質的存在。「色」又包含內色與外色。內色就是「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」五根,是我們所依靠生活的身軀。外色就是「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」五境,是我們所感知的外界。

 

佛家最後凝重地說,色即是空,一切物質的存在都將幻滅,並不值得我們留戀。

 

佛家是出世型的宗教,要求人們擺脫一切世俗的羈絆,達至心靈的寧靜與平和。其實,紅塵有紅塵的美好,否則,人幹嘛要進化出一雙可以看到全部色彩的眼睛,倘若如某些生物般只能辨識兩色,世界黑白分明,內心豈非更易平靜?

 

所以,既然有了這樣幸運的眼睛,不如一同踏上這條逐色之旅,去尋覓這些淺碧輕紅、姹紫蒼黃在我們的文明中的負擔與承載。...

 

資料來源 博客來網路書店、金石堂網路書店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