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 

:::
3月【環島的意義:一個哲學教授的社會觀察】
108年3月推薦書籍_環島的意義:一個哲學教授的社會觀察  

環島的意義:一個哲學教授的社會觀察

館藏索書號|540.933 8243 

館藏條碼|C0121040 

館藏地點|四樓中文一般書區 

ISBN|9789869200363

作者簡介

謝青龍
【經歷】
現任 南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/哲學與生命教育系 專任教授
臺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中正南華分部 召集人
歷任 南華大學 學務長
南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專任教授
南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主任
南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專任副教授
南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專任助理教授
嘉南藥理科技大學教育學程 專任助理教授
【學歷】
臺灣師範大學科學教育研究所 博士
淡江大學物理研究所 碩士
淡江大學機械工程學系 學士
【心歷】
在漫長的哲學思索過程中,曾經以為自己已經找到了生命的意義──抓住生命中每一個美的記憶!於是,在對美的追索過程中,開始走出學術的象牙塔,從組裝一輛腳踏車賣咖啡談哲學開始,在冷洌迷濛的玉山頂望斷天涯路、一趟摩托車的環島旅程看見自己的局限,再開啟另一趟搭便車環島的人生故事……。雖然,對美的意念不減,但是,在自我邊緣化的流浪旅程裡,經常獨自一個人默默坐在路邊,望著過盡千帆的車水馬龍,思索著:「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?」慢慢地,從一個找尋美的原鄉之所的歸鄉者,逐漸蛻變為一個心無所駐的漫遊者!
 
 
 

自序──環島的意義

在這兩次不同方式的環島經驗中,我親眼目睹與接觸許多「環島客」,其中有低著頭猛走,完全不理會周遭一切事物的;也有拖著一只行李箱,就像出國觀光的;有大張旗鼓地在T恤印上斗大的「我在環島」字樣的;更有一大群人報名旅行社,猶如觀光團,沿路的補給與住宿早有先行人員準備,一路更有隨行車輛戒護的;有為減重而走,有為失戀而走、為打賭而走,或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而走,……雖然我不知道他們各自的環島目的為何,但是目標卻是一致──走過一圈臺灣!


那麼,身為一個大學教師,人生走過半百的歲月,我的環島意義又是什麼呢?


雖然教書已歷15個年頭,每天接觸最多的就是學生的事務,但真正讓我感受最深刻的卻是在兩年學務長任內,曾舉辦過幾次的青年圓夢計畫。在這個計畫中,我鼓勵大學生要勇敢走出舒適圈,秉持服務利他的精神,超越自身的囿限,去挑戰自己的極限,向自己的夢想逐步前進。所未料想到的是,這些鼓勵同學的話,每一句都好像是有後座力般地襲向我自己而來!


哲學家康德(Immanuel Kant, 1724-1804)一生未曾離開家鄉,但卻寫就了影響西方哲學極為重要的「三大批判」(《純粹理性批判》、《實踐理性批判》及《判斷力批判》);科學家愛因斯坦(Albert Einstein, 1879-1955)坐在狹窄的專利局辦公室裡,只憑一顆不受拘限的頭腦,發明了穿越宇宙時空的「相對論」。


從事哲學與科學思考以來,我一直沒有把自己定位在行動派的角色上,大概就是深受上述這兩位人物的影響,但是兩年的學務工作卻完全改變了我的想法,讓自己卡在進退維谷的兩難困境中──作為老師,當我鼓勵同學行動時,我卻是不行動的;作為行政主管,當我看到不合理的學校政策時,我卻不得不去執行它;作為臺灣高等教育的一分子,眼見臺灣的大學精神淪喪,我卻無法去改變它。


於是,2014年8月甫卸下學務長的行政職務,我便迫不急待跨上我的野狼150,一個人、一輛摩托車,載著簡單的行李與睡袋,像逃難一般的心境,愴愴惶惶從南華大學出發,開始了環島旅程。曾有人問我:在擔任學務長的期間中到底受到了怎樣的傷痛,不然怎麼會用難民的心情逃離這個職務?其實,我並不是厭倦學務工作,也不是為了逃離學校,當然也沒有受到什麼迫害。那麼,我到底在逃避什麼?我想,我真正無法忍受的是臺灣高等教育的沉淪吧!於是,我仿效切.格瓦拉(Che Guevara, 1928-1967)在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旅程,希望在環島的過程中,重新找到臺灣的生命原動力並思索臺灣教育的未來。


 

對流浪者而言,流浪既然稱之為流浪,那就不應該有目的或所謂的目的地;他不同於歸鄉者,歸鄉者的流浪在找尋,找尋他的原鄉之所,即使他的足跡踏上多遠的國界,或是他的旅途多麼曲折蜿蜒,他的目的地永遠是指向他生命的原鄉之所。可是,流浪者他沒有這樣的原鄉之所,如果他的流浪是有目的地,那就不該稱之為流浪。


如果真的要為流浪定一個目的的話,那麼這個目的也只在每一個步伐腳下的道路而已,它看起來是那麼微不足道,根本無法讓我們覺察它未來的方向。那麼對我而言,流浪到底是為了什麼呢?我想的是:當下每一個步伐的無目的性,或許在遙遠的未來,將不知不覺帶著我,走到我從未踏足的境地!


 

或許我的流浪正是凸顯出我內心的不安狀態!長久以來的哲學思考,其實反映的是我從小到大的不安心靈,因為我不知道生命的答案為何,所以也就不斷地追尋──在哲學思索的過程中,透過與古今哲學家的對話,逐漸安撫了自己內在的不安,也讓自己慢慢習慣於與孤獨共處。


在環島行囊裡唯一隨身攜帶的一本書──海德格爾(Martin Heidegger, 1889-1976)的《荷爾德林詩的闡釋》書中序言說到:「這些闡釋乃是一種思與詩的對話;這種詩的歷史唯一性無法在文學史上得到證明,而是必須通過運思的對話才能進入這種唯一性。」或許,在孤獨的環島流浪旅途中,我所追求的正是一種沉思、一種詩歌,當這分沉思與詩歌相遇而開展出孤獨的美感時,我渴望可以驚鴻一瞥地切近這個唯一性!


資料來源 博客來網路書店、金石堂網路書店

 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